莫梵九

制成笔的羽毛是从天使翅膀上掉下的,它追述着那些善良的人的平生。

【叶黄】岁月静好,与子无忧

蓝雨黄少天 “吾愿时刻伴汝左右,吾的利剑将为汝扫清一切阻碍。”年轻的剑客手持利剑,在同样年轻的术士前立下誓言,“我们会达到荣耀巅峰的。”术士微微一笑,将权杖轻轻抵在剑客肩上。 《剑与诅咒》是叶修挚友苏沐秋留下的作品之一,叶修整理苏沐秋遗物时看到的,叶修看完之后,认为黄少天和喻文州很适合演那两位主演。“咔——”刘导满意点点头,“文州和少天今天发挥不错,休息一会。”剧场里的工作人员仿佛解放了,三两成群的去休息。 “啊啊啊啊!是叶修大神!”“哇!竟然是叶修!”……剧场门口突然传来了工作人员一声比一声高的惊叹声。 “什么?!老叶来了?快快快快,帮我卸妆!”黄少天一拍桌子,想直接冲出去,但一想到自己脸上的妆还没卸,赶紧催促化妆师,“哟,黄烦烦那么着急见我啊。”叶修不紧不慢的走进黄少天的专属休息室,叶修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风衣,米白色围巾,称得他的脸越发白净,笔直的西装裤下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鞋,比起之前那有点随便的穿着明显正式多了,不过黄少天注意到了叶修的围巾,那是他去年叶修生日送给他的,黄少天看叶修今天戴了这条毛巾,心里忍不住发暖。 “少天儿,走了。”叶修见黄少天卸完妆还是一副呆愣愣的样子,拿手在黄少天眼前晃了晃,黄少天下意识把叶修的手抓住,冷,这是黄少天抓住叶修手的第一想法,叶修的身好看,指节修长白皙,骨节分明,但在这冬天,倒是被冻得发白,黄少天有点心疼,“哇!老叶你的手怎么那么冷啊,你是不是走路来的,你为什么不带手套啊?”黄少天一边说,一边转身拿出一副黑色手套。黄少天把叶修的手拿起,帮他带手套,叶修轻轻笑了笑,看着黄少天毛绒绒的脑袋,忍不住揉了揉,“哇哇哇,叶不修,都多大了你还老是揉我的头,会变矮的你懂不懂懂不懂?”“好了,我帮你跟刘导请假了,我们 走吧。”“诶诶,去哪儿啊,话说叶修你是不是早有预谟,是不是是不是?”黄少天随手拿了一副墨镜,和一顶帽子带好,“到了你就知道了,啰嗦什么。”叶修抓住黄少天的手,和他一起走出剧场,外面的温度是2摄氏度,叶修好笑的看了看黄少天有点白的脸,把围巾拿下,轻柔的帮黄少天围巾。 啊啊啊,老叶靠的好近,他睫毛好长,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叶的眼睛为什么也那么漂亮。 以上为黄少天同志的心理活动。 “好了,我们走吧。”叶修好笑地看着黄少天的脸突然红了起来。“嗯……”叶修修长的手指再手机屏幕上划了划,“那就去“御酒楼”吧。”叶修自然而然的抓住黄少天的手,长腿一迈,朝停车场走去,倒没注意黄少天的脸又红了一个度。 “少天儿,快上来。”叶修开车掉个头,转头对黄少天说,“好,”黄少天一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,一边说,“老叶今天你要带我去哪里啊?‘御酒楼’?我记得你不喝酒的啊?”“呵,谁说一定要喝酒的。”叶修不以为然地回道,一手转着方向盘,一首打开音乐器。是《lnnocence》,中文名《纯爱》 Waking up I see that everything is ok  睁开双眼 我发现 一切如期上演  The first time in my life and now it's so great  我的生活从未如此美好呈现  Slowing down I look around and I am so amazed  放慢脚步环顾四面 我感到惊艳  I think about the little things that make life great  那些让生活美好的细节我开始看见  I wouldn't change a thing about it  我不会让它改变  This is the best feeling  这感觉毫无缺陷  This innocence is brilliant,  这份纯真 如此迷人  I hope that it will stay  我希望它留存  This moment is perfect,  完美的一瞬  please don't go away,  请就此停顿  I need you now  现在是我需要你的时候  And I'll hold on to it,  我会深深留住这感受  don't you let it pass you by  别让它从你身边溜走 黄少天突然觉得老天爷在帮他。 等黄少天反应回来时,叶修已经点好菜了,“少天儿,你在想什么,那么出神?”叶修的眼神已经带上了狐疑,“没什么啊,对了,老叶你要呆多久啊?”黄少天反应过来随口扯了一个话题,“我来探班的啊,大概明天下午走。”“是吗……”黄少天小声说,心里已经有一个计划了。“来来来,老叶喝酒!”叶修无奈的看着黄少天,这货刚刚叫服务员拿来了招牌果酒,还没喝几杯,就醉成这个模样。叶修摇摇头,把黄少天扶起,结完账把黄少天扶上车,幸好前台小妹不追星,那么明天的报纸头条就应该是《震惊!两代影帝在酒楼宿醉,这究竟是道德的沦陷还是人性的扭曲?》 叶修把黄少天抱到客房,转身准备给黄少天到点开水,黄少天却突然抱住叶修,“叶修,你不要走。”黄少天的声音有点黏腻,叶修转身反抱住黄少天,用哄小孩的语气说:“少天儿乖,我给你到点开水,你先松开,好不好?”“不要,你会走的!”黄少天的反应有点激烈,“好好好,我不走,陪着少天好不好。”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背,轻轻安抚,“唔……叶修你知道吗?我那么喜欢你,你怎么不知道啊?呜呜……”黄少天的声音难得带了一点哭腔,叶修一脸震惊,老朋友喜欢我要怎么办,在线等,急! 可叶修并不反感,他不会也喜欢上黄少天了吧?叶修想,第一次见黄少天还是在蓝雨那边,魏探跟他炫耀他的大弟子,蓝雨未来的接班人,那时的黄少天锐不可当,像只刚出鞘的利剑,整个人却像个小太阳一样。叶修在整个娱乐圈里跟黄少天关系最好,可能因为他的性格,暖暖的,像个小太阳,照亮了整个娱乐圈。“我也喜欢你呢。”叶修的声音轻轻的,温柔的,轻轻的揉了揉黄少天的头,发现他已经睡了,“呵。”叶修轻笑,脱下外套和黄少天相依而眠。 第二天清晨 “唔……”黄少天揉揉眼睛,良好的生物钟不允许他继续睡下去,“哇哇哇哇,老叶你这么睡在这里!”黄少天见到身旁的人,困意瞬间消失了大半。叶修其实在黄少天刚起来时就醒了,叶修单手撑着身子,眯起眼睛微微一笑:“少天大大拿到忘了你说什么吗?亏哥对你的一往深情。”“诶?”黄少天挠挠头,突然脸红得像的苹果,“当,当然没网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“哈。”叶修笑了笑,黄少天拿起被子往脸一埋,这人丟大了。 清晨暖暖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,让人不由想到:岁月静好,与子无忧。 听说老王快生日了(托腮)哦,对了,墨梵九是我的子博客
2018-07-02
© 莫梵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